DSC_6813.JPG
四月的故事今天才說,成了老故事,4/22是個分岔的日了,三人中一位姐妹回美,我與弟兄南下...

DSC_6817.JPG
哥倆好搭高鐵,10:05到新左營站,晨曦美濃的弟兄來接我們,照多年習慣,
先在水果攤上買水果,送給竭力擺脫毒品綑綁的弟兄們,聊表關心與支持,況且美濃水果真美!

DSC_6828.JPG
中央山脈的尾巴就站在美農稻田的背後,...

DSC_6829.JPG
這孤伶伶,碩果僅存的百香果,不是種在果園,而只是小徑邊,巴掌大三角地上剩下來的...

DSC_6835.JPG
沒有圍籬的果園,是土芒果嗎?

DSC_6836.JPG
水果在適當時期用紙袋包住,是能了解的,我家後院的柿子常被松鼠吃光,每年總想包紙袋,卻從
未付諸行動。看到這紙袋終於有比較正確的觀念,因為我沒思考過紫外線UV對水果會有什麼影響...

DSC_6842.JPG
早期南台灣(高雄、屏東)有客家六堆,分右、左、前、後、中堆,和先鋒堆,美濃是是右堆中之
一,當年許多初遷到台灣的移民,必須設有自衛組織以求自保,有一說,客家人居民原本打算用隊
為編制,只是為了降低對抗色彩 而改用“堆”。既然是客家文化,擂茶不可少,只是沒有品嘗...

DSC_6845.JPG
 

DSC_6849.JPG
 

DSC_6854.JPG
 

DSC_6882.JPG
美濃有美景,更有他們幽默的創意...

DSC_6885.JPG
香蕉,是我最愛的水果,因為比其他水果,吃起來相對乾淨俐落很多。

一看 Banana,這英文名字就知道對當初西方人而言,是外來品,來自熱帶或亞熱帶;其他的如
椰子 coconut、菸草 tobaco、咖啡 coffee,甚至甘蔗等...

DSC_6905.JPG
來美濃也不少次,第一次到訪這古味的門樓,上面有黃驤雲題的“大啟文明”四個大字...
DSC_6902.JPG
這門樓的歷史在這裡述說得很清楚...

DSC_6898.JPG
門樓左下角落有三個石碑,中間和左邊的都是“端風正俗碑”,中間是光緒十六年刻的原始碑,
因為有嚴重損傷,於1972年複製(左側);最右“重修福德壇”光緒十六年刻,損傷也很嚴重。

所不了解的事,既然原始的碑經過風吹雨打毀損嚴重,文字模糊,而必須複製端風正俗碑,那為
什麼放著重修福德壇不處理?既然有複製的,為什麼不把原始的石碑存在可保護的地方妥善保管?

DSC_6921.JPG
稻米結實纍纍,是最美麗的景象,可惜一個月之後的暴雨,無情地摧毀了大部份農民的辛勞...

DSC_6934.JPG
離開美濃時,特別在美濃民俗村駐足...

DSC_6948.JPG
只要見到這些色系,就會立刻聯想到客家文化...

DSC_6950.JPG
菸樓,是燻菸葉的高建築物。

台灣以前的菸與酒由公賣局壟斷,稱之為“菸酒公賣局 Wine & Tobacco Monopoly Bureau”,
2002年台灣加入WTO,必須遵守許多基本條例,記有很清楚的有二,其一就是不可有壟斷的製造
業,其二就是政府不可補助製造業(例如國營事業),所以美濃的菸樓、菸田如伕已成歷史...

DSC_6958.JPG
快到旗山了...

DSC_7020.JPG
在旗山晨曦會的芒果結實纍纍,一看就知道是台灣的原始種,“土芒果”...

DSC_7033.JPG
撿到被風吹下來的,顯然已熟透,美味把我拉回到六十年前,甚至更早,土芒果的特色是“甘甜、
小、肉不多、果核大有鬚”,但也有其缺點,吃得滿手滿臉果汁,記得媽媽曾說:“只能在自己家
裡吃!”因為果核多鬚,很難把肉切下來。就在同時,水果攤上突然出現二到三倍大的芒果,完美
到零缺點,是進口的,從那時起就再也沒見過土芒果了...

DSC_7046.JPG
...

P_20190423_160644.jpg
芭蕉,很抱歉,這是我第一次嚐到,大大意外,口感與香蕉不同,但是其特殊的味道,好吃極了!

DSC_7034.JPG
這是我的老朋友,2011年初次見面,名字是“赤丸”...

DSC_7035.JPG
 

DSC_7036.JPG
赤丸年紀不小了,身體狀況和體力下滑,有點像我嘛!

DSC_7045.JPG
白頭翁,高雄旗山拍攝到。出現在亞洲東部,台灣則是中央山脈以西,有人稱之為城市鳥...
DSC_0321.JPG
烏頭翁,2012年台東拍攝到。是台灣的特有種,多出現在中央山脈以東。

我怎麼看,這二種鳥應該是同種,至少是表親,常譏笑自己,年輕時是烏頭翁,如今是白頭翁...

DSC_7056.JPG
晨曦旗山夜景,只是橋上的燈會在大約9:30熄滅,曾有一次慢吞吞的,沒拍幾張橋變“黑橋牌”了!

全站熱搜

我的相片說故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