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DSC_1233.JPG

Mitsubishi A6M3 Zero 三菱重機零式艦載戰鬥機是二戰期間日本最感驕
傲的機種,由“堀越二郎”設計。是一款長程、高速、強火力戰鬥攻擊機,
在侵略中國、偷襲珍珠港,以及早期太平洋戰區空戰記錄裡,所向無敵。
1939年首航,1940年服役日本海軍為航空母艦上的主力機。

2DSC_0053.JPG
3DSC_0191.JPG

侵略中國初期創下12比1的戰績,1942年錫蘭(Sri Lanka)空戰中,36架零式
與英國60架戰機對絕,英機27被擊落,零式僅有一架損失。

二戰初期美國看到這種情況之後,所訂下最簡單又有效的策略居然是:
run away 三十六計,走為上策。很令人頭痛啊!

4DSC_0119.JPG
5DSC_0133.JPG  
7DSC_1230.JPG

看上去遠不及,而且有些笨拙的F6F Hellcat,怎能取到勝過零式的秘笈呢?
那天3/15在等待藍天使正戲上場前,和一位負責照料這架“地獄之貓”的人聊
天,他告訴一段有關Zero的陳年舊事,但不夠詳盡,回家後花了不知多少時間
上網大面積搜尋,而且在不同記錄,包括圖片,得到解答。
下面就是完整、曲折的故事。

6Tadayoshi_Koga.png

↑夾著成功偷襲珍珠港的餘威,日本打算用聲東擊西的手法(其實日本想拿
下中途島,如此可以橫行無阻於太平洋),故意去進攻
Aleutians阿留申群島
(阿拉斯加東南一連串火山礁島),目標是島中一個較大Amaknak島上的Dutch
港(今天是漁港,幾乎是所有島上居民的集中地,2000年普查人口2,524),
軍事歷史稱這項出擊為最嚴重的情報誤判。

1942年6月4日這年僅19的日本飛行員,“古賀忠義”士官(Petty Officer,
海軍士官)鴐著零式機從日本龍驤號航空母艦起飛前往,豈不知這是他的最後
任務,整個群島濃霧彌漫,古賀的零式機被地面砲火擊中,他打算調頭至鄰近
的Akutan安庫坦島,島上有一片草地,被日軍訂為必要時迫降地,另一錯誤是
草下面卻是硬而不平的火山岩,他駕駛的零式機立刻翻轉三腳朝天,損傷可能
十分輕微,照日軍規定此刻僚機必須予以擊毀,卻又怕傷及同袍,並相信會有
日本潛艇在附近會前來營救而作罷。實際古賀已陣亡機艙內。(圖片得自網路)

7Akutan_Zero_in_San_Diego.jpg

1942年7月10日,當全世界目光聚焦在中途島戰役之際,一位巡邏阿留申群島
附近領域的飛行員在安庫坦島上發現古賀的飛機,駕駛Bill Thies把他的水上
飛機PBY降落在Dutch港後,立即向上級報告。


7/11Bill和機員及攝影師重返安庫坦島,作飛機大略檢查拍攝後,簡單埋葬古賀。
7/12二度再登安庫島,為古賀作比較正式的葬儀後,苦無適當工具,又無功而返。
7/15最後一次裝備齊全前往安庫島,方能扶正飛機,並放置在拖板船上帶回Dutch
港;8/1海軍運輸船USS St. Mihiel送到西雅圖,轉往加州聖地牙哥海軍基地。

從此展開兵分二路,深研細究,以及裡外大修:
研究由Grumman飛機公司負責,創辦人之一Roy Grumman表示,除航程外,他可在
不降低保護裝甲先絕條件下,提升F6F Hellcat性能,可與零式抗衡,甚至超越;

整修則在海軍基地內進行,24小時由憲兵嚴密看守,免遭破壞。修理和零件自製,
日以繼夜絕不停工,終於在9/20修復,並由Eddie Sanders少校試飛成功,
上圖(圖片得自網路)是剛修復的Zero,改塗上美國陸軍航空隊標誌,避免誤會。


在9/20和10/15之間,Sanders共試飛24次後,他得到二個結論:
1)零式機在中高速情況下,幾乎不可能作正常有效的翻滾動作,
2)化油器設計不良,高速俯衝會造成引擎不順,纏鬥中易落為活靶。

從此,英美空戰部隊得剋敵致勝之秘笈,零式機不再橫行獨霸太平洋上空。

非常不幸,故事並未在此圓滿落幕,1945年一次訓練飛行時失事,這架充滿傳奇
安庫坦零式就此壽終正寢,只能拾回所有零件,散存各地博物館作為展覽之用。
一代梟雄Mitsubishi A6M Zero Fighter落為茶餘飯後之話題。
   
以上所有尾號X-133,或下面的61-120都不是故事中的本尊,而是自
珍珠港後,
美國有很多被擊落的零式機,經修復後被納為個人收藏。
 

8DSC_0820.JPG
9DSC_0470.JPG

↑每次飛行展,Zero從不缺席。

10DSC_0637.JPG

↑這架零式機的機身漆有“堀之內敬”四個字,相信原意是要漆設計師
“堀越二郎”。美國人往往在這方面,會弄巧成拙,令人啼笑皆非。

 
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我的相片說故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